《媒介研究》卷14-1:美国高校融媒教育特色分析

美国高校融媒教育特色分析

甘露 付若岚

(中国传媒大学)

从当下媒体发展现状来看,媒介融合已成为不可回避的必然趋势。国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就相关问题发表意见,就媒体融合的前景做出规划,更是对与之相适应的人才提出希望。如,他在2014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上指出,“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他在2016年的“2·19”讲话中提出,“媒体竞争关键是人才竞争,媒体优势核心是人才优势”,殷切期望新闻界能多出全媒型、专家型人才。

在媒体发展趋势及党和国家新闻舆论工作精神的指导下,开设新闻传播学专业的高校陆续开设融媒相关课程,有些有条件的高校还建设了融媒实验室,但总体而言,由于师资和实践条件等方面的限制,效果有待提升。

美国是最早提出融媒概念并付诸实践的国家,它的融媒教育紧密伴随媒介融合实践的进程而产生并不断发展。早在1997年,堪萨斯大学威廉·艾伦·怀特分校的新闻与大众传播学院已开始了融合课程方案[1]2005年初,85%的院校已经或正在筹备将融媒教育纳入他们的本科和研究生教学计划之中[2]2005年秋,世界上第一所新闻学院——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开设“媒介融合”系列课程,标志美国高校的媒介融合教育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多年来,美国高校不断探索融媒教育路径,跟进、甚至引领世界新闻实践和教育的发展,成为融媒新闻人才培养方面的标杆。本文将以此为对象,分析美国高校融媒教育的特色,以供国内高校参考。

    一、培养目标:立足当下,着眼未来

新闻学院的育人目的是为24年之后的新闻媒体输送符合他们用人要求的新闻人才。因此,学院制定人才培养目标时,需要在充分了解当下媒体发展状况的同时,对其未来发展方向做出一定预测,停滞不前或过于超前都不利于学生在人才市场的竞争力。

鉴于下当的独立媒体与融媒体混合发展的局面,美国新闻院校在培养目标上比较巧妙地将未来与现在结合起来。

如印第安纳州的波尔州立大学新闻系希望他们的学生仍专于某业,但熟悉至少两种及媒体,“并熟知如何轻易踏入另一个媒体世界”[3]。堪萨斯大学新闻与大众传播学院的院长James K. Gentry也表示,融媒课程体系在为学生准备媒介融合知识的同时,一如既往,继续强调写作、报道和编辑等新闻基本功的传统,使得学生不但熟练掌握新闻的传统方向,还能对社会中媒体角色的变化、媒介融合的趋势等问题有独到见解,从而在新闻和大众传播业界有广泛的工作机会[4]

新闻学院努力通过课程设置来实现这一目标,以堪萨斯大学为例,本科生毕业最低需要18个专业课程的学分,包括:

Ÿ  基础核心课程:媒介与社会、研究与写作。

前者泛谈媒介与社会的关系,后者则向学生介绍各种媒体的采写基本技能,灌输为多种媒体服务的观念。这两门课程需在申请攻读新闻专业时完成,因而不纳入学分计算之中。

Ÿ  融媒核心课程:多媒体报道和多媒体编辑。

前者重在以经验性、实践性教学方式帮助学生掌握为报纸、杂志、电视、电台及网络报道新闻的技能;后者重在了解平面媒体、线性媒体的编辑原则、表达逻辑、视觉展示、以及各类媒体组织新闻、判断新闻的技巧。

Ÿ  高阶核心课程:第一修正案与社会,伦理与媒介

前者主要解决的是他律问题,让学生了解第一修正案对新闻自由的保护及限度,以及社会规范对新闻从业者职业行为的约束;后者主要解决的是自律问题,帮助学生将职业道德内化到职业行为之中。

Ÿ  高级选修课程:从学院开设的多门高级课程中任选两门

学院的高级课程包括:电视新闻,报纸报道,报网编辑,纸媒和网络媒体报道和编辑,高级印刷设计与制作,高级摄影新闻,观点与评论,深度报道。前几门是对传统新闻技能的强化,后两门是传统新闻技能在融媒的延续,即意见性、评论性文章的多媒体写作,以及一对一指导学生如何给不同媒体进行深度报道的策划、组织、写作及展示。

除此之外,堪萨斯大学还开设了27门课程供学生选择,主要分布于报纸、杂志、电视、网络、摄影新闻等方向。其中,电视和报纸两类媒体受到特殊重视。    

二、教学模式:多名教师,团队授课

无论在业界还是在学界,无人敢称自己精通所有媒体,因而不可能交与一位教师来完成所有融媒课程,组建团队来组织教学是目前美国新闻学院常用的教学模式。教学团队中的成员各有分工,相互联系,形成整体,共同完成一门或几门相关课程的教学。

团队教学模式大致可以分为四个基本类型[5]

Ÿ  团队协作模式(Team – Coordinated Model),即将教学内容分成几个模块,由团队成员分担。通过做项目或其他方式将两个或更多模块的内容关联起来。在这类模式中,教师拥有较大权威,因为协作只是有时发生。

Ÿ  联合学习团体模式(Federated Learning Communities),即团队教师各自开办小型课堂,由一名教师负责帮助学生将各小课堂的知识和技能整合起来,另外,由一名研究生帮助学生发现小课堂的关联,学会跨学科、跨专业的整合内容。

Ÿ  协同学习模式(Coordinated Studies Model),即在某段时间内围绕一个中心主题组成一个较大的教学单元,集中传授给学生。该模式要求团队中的教师在教学所有方面合作和分享,有时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课堂上。高度的合作及所有方面的协调,最大限度地耗费教师的时间和精力,也最利于增强学生的新闻体验。

Ÿ  团队分散模式(Team – Dispersed Model),即教师每周与学生会面两三次,其中第一次是全体会议,所有师生参与,第二或第三次是分组会面,教师进入专业小组对学生进行指导。学生以小组为单位进行专业分工,教师则借分组会面之机相互了解彼此的教学理念、技能和方法。

夏威夷玛诺大学传播学院于2004年秋启动融媒教育,意在将学生培养成能熟练运用报纸、广播电视、网络等多种媒介样式的全能型新闻人才。学院在每学期安排了一门6学分的核心课程(共24学分),并要求学生获得新闻道德、媒介法规及一门选修课的学分(每门课3学分,共9学分),方可毕业。四门核心课程依次为:新闻学基础,新闻工具与媒介,新闻制作,知能基础。这四门课程均采用团队教学的方式:学院的3名全职教师和1名兼职助教构成教学团队,每门课安排3名教员,由一位全职教师领队,他负责撰写课程大纲和一半内容的教学任务,其余则由另外两位教员完成。

“新闻学基础”最初采用协同学习模式组织教学,师生比为1:6。教学团队成员共同设计课程大纲、评阅试卷和指导学生,所有教员每次课都同时出席。结果,学生对于大量三媒体交叉作业和缓慢的学习进度感到焦虑,难于接受一个课堂上有三种不同的教学风格,同时教学也感觉工作强度过大。第二年,学院改用联合学习团体模式教学,领队教师充任主讲者和协调者,课程内容也根据领队教师的专业特长,从融媒基础技能调整为报纸报道和编辑基础,及融媒理念。

“新闻工具与媒介”采用了团队协作模式,课程被分为三个报纸公关报道、广播电视新闻报道及视频制作、报纸和网站设计三个模块。教学进展顺利,但由于三个模块相对独立,课程的融合程度比较低。

“新闻制作”课的教学模式变动最大。最初采用协同学习为主团队协作为辅的模式。经过一年的学习,学生已对团队教学不感陌生,但他们更愿意为感兴趣的这一类媒体工作,并倾向于合作较小的团队协作模式。因此,这门课的授课方式不被学生认同,协同仅发生在少量学生和教员之间。第二年,学院顺应学生要求,改用团队协作模式教授此课程,并根据兴趣爱好将学生分为报网组和广电组。从期末结果来看,报网组制作多媒体新闻的能力、团队协作能力及融媒意识均比广电组强。第三年,学院又将教学模式调整为团队分散式,师生一周开两次会以促进学生协同工作。报网组和广电组有时分开在不同实验室开会,有时又会聚在一起。教师与学生共同策划新闻,并指导学生在其所专长的媒介领域做出报道。最终成果可以独立完成,也可以团队合作完成,但必须是多媒体报道的形式。这种方案给予学生自由选择空间,既能在团队中体验不同媒介合作的乐趣,又能有机会体会全能型记者的感觉。

“知能基础”课采用协同学习模式,兼顾团队协作模式。每位教师主要负责一个特定主题,组织课堂和研讨班,其他教师有时出席,并参与讨论。学生须就当下新闻事件完成一个较大的多媒体报道项目,根据其选题及报道计划的需要指定教师作为其导师,可以选择任一媒介平台发表他们的最终报道成果。大部分学生继续选择他们所偏爱的媒体,因而失去多媒体报道的练习机会。第二年,学院对教学方式做出调整,在研讨班采用团队协作模式,从而减少教师共同出现的次数,多媒体报道项目则采用协同学习模式,学生可以依靠所有教师而非一位指定教师的指导,最终成果须在至少两类媒介上发表。

从夏威夷玛诺大学融媒课程教学模式调整可见:第一,合作程度低的团队协作模式和联合学习团体模式适用于基础课程;第二,协同学习模式虽然最有利于增强学生对“融合新闻”的体验,但对教员时间的投入量和日程安排、以及相互配合性提出较高要求,很难操作,宜在教学中有限使用;第三,团队分散模式运用比较灵活,特别适用于学生需组成团队完成任务的课程,协同学习模式往往作为团队分散模式的补充或组成部分[6]

    三、教学方法:亲验教育(Hands-on),强调实践

亲验教育是美国新闻院校一贯保有的教学传统,如今这一传统也被充分贯彻到了融媒教育之中。亲验教育主要通过以下途径来完成:

Ÿ  教师队伍的构成:成功的媒体经验人士。

担纲融媒教育的教师几乎都有丰富的媒体从业经验,其中不少人曾在美国知名媒体工作,甚至获得业内高奖。如密苏里大学的教师Jim MacMillan是《费城日报》高级摄影记者,曾因对“9·11”事件的报道获得“费城报纸协会”奖,是因报道伊拉克战争获得2005年普利策奖的美联社报道团队成员,他个人也因此获得法国“贝叶战地记者奖”。如今,他在密苏里大学执教摄影新闻、图像编辑等相关课程。

Ÿ  实习基地的建设:强大的校园媒体。

美国每个新闻院校都开办了包括报刊、电台、电视台及网站在内的校园媒体,作为学生的实习园地,一方面能让学生在进入社会之前有机会实际体会课堂的理论知识,另一方面也方便融媒学生全方位体验各类媒体报道、编辑和营销的技能和特点。如堪萨斯大学有《大学堪萨斯人》(The University Daily Kansan,日报)及kansan.comKUJH-TV tv.ku.eduJayplay(杂志)、KJHK Radia等校园媒体其中校园媒体在报网融合和台网融合上的尝试给予学生大量探索和实践融媒理念的机会。密苏里大学有《密苏里人》(Columbia Missourian日报)、KOMU-TVKBIA-FM、《环球新闻人》(Global Journalist,期刊)、Newsy.com等,该学校甚至用这些媒体打造出“未来实验室”(Futures Lab),供融媒师生实践及研究。

    四、教学组织:个人学习与团队合作相结合

媒介融合究竟需要全能型新闻人才还是能服务于超级团队的专长型新闻人才是一个尚处在讨论阶段的问题。同时,虽然近些年来媒介融合有了很大发展,但仍存在很多传统媒体或单一媒体的工作机会,这种情况还将存续相当长时间。

为了适应当下和未来对传媒人才的需求,美国新闻院校普遍重视学生个人能力和团队合作能力的培养。建立团队、分组练习是实现人才培养两不误的可选方案之一。学生所在的小组包含了进行融媒报道的全部岗位和任务,通过多次分组练习,学生可以轮流体验每一个岗位的工作,在完成小组多媒体报道任务,又全方位锻炼了包括报道、编辑、管理和营销在内的各项新闻能力,为日后成为“全能型新闻人”打下良好基础。

美国应对媒介融合而展开的新闻教育改革已有近二十年,既有值得借鉴的成功经验,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它仍存在的不足。一方面,各院校对“融媒”(Converged Media)的定位仍有差异,从课程名称和内容来看,主要有“多媒体”(Multi-media)、跨媒体(Cross-media)、新媒体(New Media)、网络新闻(Online News)等几种。由于这些院校在这些概念及其相互关系等问题认识上的不清楚,使得教育改革的方向不明确,从而造成课程定位和内容设计上摇摆不定。另一方面,究竟是培养全能型新闻人才还是超级团队中有专业特长的新闻人才,也是一个令新闻院校感到为难的问题。不同规模的媒体对融媒人才的需求有所差异:有实力的大型媒体能支撑各有所长的超级团队,而较小规模的媒体、驻外新闻机构而言,全能型新闻人才更受期待,从媒体运营成本的角度考虑,媒介融合越发展,对全能型新闻人才的需求将越旺盛。倾向于培养超级团队中专业人才的新闻院校,原有课程已非常成熟,无需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重在增强学生团队合作的能力和意识,所以看上去与改革之前差别大。倾向于培养全能型新闻人才的新闻院校则因能胜任所有媒体技能教学的“全能型教师”至今还未出现,所以这些院校“全能型人才”培养计划还在探索之中,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也都不能如理想所愿。



[1] Edgar Huang, et al.: “Bridging Newsrooms and Classrooms: Preparing the Next Generation of Journalists for Converged Media”, paper presented at the AEJMC annual conference, Kansas City, MO, July 30Augest 2, 2003

[2] Camille Kraeplin, Carrie Anna Criado: “Building a Case of Convergence Journalism Curriculum”, 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 Educator, Spring 2005

[3] 转引自Elizabeth Birge: “Teaching Convergence – But What Is It? ”, The Quill, May 2004

[4] 综合堪萨斯大学威廉艾伦怀特分校的新闻与大众传播学院网站关于融合新闻课程的介绍,http://www.journalism.ku.edu/school/converged.shtml

[5] 参见Ann Auman, Jonathan Lillie, “An Evaluation of Team-teaching Models in a Media Convergence Curriculum”, 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 Educator, Winter 2008

[6] 参考Ann Auman, Jonathan Lillie, “An Evaluation of Team-teaching Models in a Media Convergence Curriculum”, 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 Educator, Winter 2008